有强迫症的罗小贱

在孤独中思考,在安静中幻想,此时的世界不是我梦想的世界,这个世界让我彻底的苏醒,让我从一个幼稚的小孩慢慢的成长起来。

荒谬政治形态与人性真善美之间的冲突

政治分裂下的地下友谊,带有极其无奈的悲伤情怀,荒谬的政治形态与人性的真善美之间产生的强烈冲突,引人深思。
  
  看完整部影片,最大的感受便是“无奈”二字。都是留着同一个民族的血液,说着同一种语言,却因为所处环境的政治形态使得各自成为敌人,天天枪口相对。这一荒谬的现象在当下的诸多地方都有确切的存在,作为军人,服从命令,保卫国土是天职,但同样军人也是带有人性的人。当他们抛开政治环境的束缚,以最单纯的目的做朋友,每天晚上一起愉快的玩耍,这不仅流露出了人性最纯真的真善美同时也是对当下政治分裂环境的极大讽刺。
  
  然而当这份地下友谊被突如其来的政治立场所发现,面对一个突然闯进来的朋友圈以外的“敌人”(崔中尉),李军士是选择开枪还是选择和平?在双飞僵持了很久之后,在吴军士的极力调和之下,双方似乎都选择了放下枪,和平解决,但这时收音机里响起了南韩的摇滚音乐,崔中尉伸手打算关掉身上的对讲机,而李军士却误以为他要把枪,便开枪杀了崔中尉。
  
  到这里我们应该暂停下。按理说这时,唯一一个朋友圈以为的人死了,剩下的四人应该一起商量怎么处理后事了。但是这时候,紧张的郑二等兵却要拔枪反击,而面对郑的拔枪,李军士又是下意识的一枪射了他,转而又射向吴军士,幸好抢卡壳,吴军士逃过一死,李军士在吴军士绝望的眼神中似乎开始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犯下了错误,随后郑二等兵开枪打伤了李军士的腿,南二等兵又连开数枪打死了郑二等兵,然后又将枪口对准吴军士和他的同伴李军士,像一个疯子一样。
  
  至此,这段悲惨的厮杀结束,原本在双方放下枪时就可以和平解决的对峙,为什么会演变成一场朋友间疯狂的厮杀呢?答案很简单,双方都是军人,长期受到来自各自环境的政治思想灌输,长久的政治灌输已经将他们的潜意识思维所改变,在双方抛弃政治束缚时,人性的天性得以解放。然而当一个朋友意外的敌人突然带着政治形态的来临,他们的潜意识里又失去了这种人性的纯真。李军士开枪打死催中尉,是潜意识里不相信他,郑二等兵拔枪是潜意识里他失去朋友情谊,回到了政治层面,南二等兵打死郑二等兵同样也是如此。
  
  唯一一个没有被政治形态所影响的只有吴军士,他代表的是人性的存在。多年的国外作战经历,使他在种种危机时刻都能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当李军士问他想不想去南韩时,他的回答是他只想北韩能做出朝鲜半岛最好吃的糖果。这样的回答不仅透露出了他对政治形态的无奈,同时也表现了他想避开政治话题,因为他分得清,他们只能是脱离政治束缚的朋友。
  
  而李军士则是代表了人性与政治的矛盾。他原想与对方产生的单纯的友谊,却又被政治形态带来的压力影响,还是会潜意识的去选择开枪。这种复杂的矛盾使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杀,选择了人性。
  
  
  如我所说这是一个悲伤且无奈的故事。他们时时刻刻会发生在世界的某些地方,但人们又无从选择。面对人性和政治的矛盾,所产生的必然都将是悲剧的结局。荒谬的政治扭曲了人性,但它还是存在着。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形态,都有它本身的矛盾,这是一部将看不见的矛盾转化成看得见的存在的电影。
  
  如同影片最后一个画面,谁都不会想到一个无名游客拍摄的照片,会将成为他们四人唯一的合照。我想如果对一个没看过影片的人看到这张照片,他看到的只是一个现实的政治形态,而看过影片的人看到这张照片,则看到的是在现实的政治形态下的人性渴望和矛盾。也许这便是影片的意义所在吧。

(共同警备区)

评论